www1495con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评析

绿色小水电创建成效初显

时间:[2019-04-10 ] 信息来源:中国能源报
作者: 
浏览次数:

  ■自2017年水利部提出创建绿色小水电站以来,全国成功创建165座绿色小水电站。

  ■目前,福建、浙江、江西、河南、湖北、广东、重庆、四川、陕西、甘肃等10多个省市已出台水电站生态流量监督管理文件,对生态流量核定、泄放措施和监督管理作出明确规定。

  ■截至2018年底,全国共有370多条河流、1191个生态改造项目已完成改造,累计修复减脱水河段1830公里。

  水利部日前公布了2018年度绿色小水电站名单,其中浙江省创建绿色小水电站数量最多,达到32座。据了解,自2017年水利部提出创建绿色小水电站以来,全国已成功创建绿色小水电站165座。

  作为在环境、社会、经济和安全四个方面表现优秀,并处于行业先进水平的小水电站,绿色小水电的发展兼顾水电开发和环境保护,也是农村水电开发管理和转型升级的一项创新性举措。那么,创建两年来,绿色小水电是否在生态流量泄放、生态改善以及惠及民生方面发挥了应有的作用?带着这个问题,记者近日探访了浙江、福建两省的10多个小水电站。

  多省生态流量监管存短板

  记者从水利部了解到,湖北、四川、湖南和福建去年共有6座水电站创建为绿色小水电站,其中湖北1座,湖南1座,四川2座,福建2座。这几个省份的绿色小水电站数量偏少,与其资源大省的地位不相匹配。

  “根据绿色小水电标准,能否创建为绿色小水电站,有一票性否决指标,即按泄放坝(闸)下生态流量必须达标。”水利部农村水利水电司负责创建工作的人士告诉记者,上述几省在生态流量监督管理方面都还有一定差距。湖北、四川和湖南都于2018年出台小水电站生态流量监督管理文件,启动开展生态流量核定、泄放设施完善、监测设施安装等工作;福建省小水电站生态流量监督管理,也于2018年开始覆盖到500平方公里以下河流水电站。

  水利部副部长田学斌4月1日在农村水电绿色改造现场会上表示:“生态流量监管是影响农村水电绿色发展最薄弱的环节,只要紧紧抓住生态流量这个'牛鼻子',就能从根本上改变局面。”

  据农村水利水电司人士介绍,今年水利部创建绿色小水电工作将有三方面重点内容:紧密结合小水电站生态流量保障工作开展,重点落实小水电站拦河设施下游生态流量,保障下游基本生态用水安全;严把初验和审核关,水利部将开展有针对性的现场检查,同时适时抽查省级初验成果,严把审核关口;提高绿色小水电站的含金量和吸引力,有条件的省份可成立绿色小水电建设智库,为创建工作提供政策建议、技术把关等支撑。

  落实补偿奖惩很关键

  据了解,目前,福建、浙江、江西、河南、湖北、广东、重庆、四川、陕西、甘肃等10多个省市已出台水电站生态流量监督管理文件,对生态流量核定、泄放措施和监督管理作出明确规定。

  实操方面,创建绿色小水电站的企业均按照要求下泄生态流量,尤其浙江、福建两省,不少电站在国家层面尚未要求生态流量下泄时,就已有了朴素的生态意识,如浙江松阳县安民二级水电站、岩樟溪二级水电站、盘溪六级水电站等。此外,有的水电站安装无节制下泄流量设备,实时监测生态流量,如浙江省雅溪一级水电站、福建湖洋水电站等……

  浙江省丽水市雅溪一级水电站统筹考虑到下游生活、生产、生态用水,自1995年起就以平均0.2 m3/s的流量向下游放水,保障河湖基本生态用水24年。“一年少发100万度电,约损失50万元。”浙江省丽水市雅溪一级水电站党委书记李晓明指着像瀑布一样的下泄流量告诉记者。

  在福建省永春县湖洋电站检测室,记者查阅在线监控数据发现,该电站只在今年3月25日凌晨1点的瞬时总流量低于福建省水利厅核定的最小生态下泄流量1.51 m3/s,其他全部高于规定下泄数值。

  “湖洋电站属国有性质,电站早在2010年8月就完成生态改造,实现在线监控。实施生态流量下泄后,一年损失40万元左右。不过,福建省政府将按照生态电价标准给予电站每度电2分钱补偿,目前补偿尚未下发。”福建省永春水力发电有限公司总经理林锦生告诉记者。

  上述案例,只是165座绿色小水电站的缩影。     

  截至2018年底,湖北已完成1194座水电站生态泄放工程整改工作,占总任务的98.1%;甘肃省所有水电站严格落实最小下泄流量,安装计量监控设备传输数据至省级监控平台,实现了在线监控和预警管理;重庆明确了生态流量泄放、监控设施建设的主体责任和生态流量监管责任,建立了泄放管理制度。

  上述农村水利水电司人士也向记者表示:“福建率先出台了生态电价管理办法,建立生态流量监管平台,安装监控装置实时在线监控,奖惩结合促使电站业主自觉落实生态流量。”

  生态整治已见成效

  走访中,记者发现不少绿色小水电站依托同步建成的大坝、水库等水工建筑物,统筹山、水、林、田、湖、草系统治理,打造出各具特色的样板工程。

  以浙江省为例,丽水市遂昌县十四都源如今已成为最美自驾游风景线,成功创建了十八里翠国家级水利风景区,打造出以水为亮点的4A景区。“丽水市共创建完成5个国家级、21个市级水利风景区,大力推动全域旅游发展,2018年,水旅游融合项目实现旅游收入50亿元以上。”浙江省丽水市水利局总工程师徐荣华向记者介绍。

  浙江省丽水市遂昌县垵口乡党委书记孟波也告诉记者,垵口乡有12座农村小水电,通过近3年来的中小河流综合治理、农村河道综合整治、生态水电示范区等河道项目建设,完成河道整治12.8公里,新建生态堤防2.5公里,实施电站周围和堤岸绿化3公里。“对水质要求极高、消失了20多年的赤鳞鱼成群重现瓯江源头,也吸引了大量世界级濒危物种桃花水母定居。”

  为缓解生态环境压力,浙江丽水市缙云县大源镇岭后村建设了15条堰坝,通过建设缓坝、堰坝、防洪堤等,与小水电企业泄放生态流量联动,改善了水资源条件,美化了乡村环境。“以前一发水,垃圾杂草全部冲到岸边,如今再也不会发生这类情况。”50多岁的岭后村村民吴设科告诉记者。

  丽水小水电站生态整治并非孤例。“十三五”以来,水利部组织实施农村水电增效扩容改造,通过改造生态泄放设施和建设生态堰坝、生态机组等手段,积极修复河流生态。截至2018年底,全国共有370多条河流、1191个生态改造项目已完成改造,累计修复减脱水河段1830公里。